她二叔徐建军摆手招呼起来:“菲菲,富海,你们俩来这么早啊。”

接着就弯腰要抱元宝:“元宝,叫姥爷。”

可元宝和他不熟,脸上有点认生,往后退了两步,徐菲看到后,拉了闺女一把:“元宝,妈妈怎么给你说的?”

“姥爷!”元宝怯生生的喊了一嗓子。

徐建军听到元宝稚嫩的童音,乐的呵呵笑了起来:“元宝真乖!”

三叔徐建发笑眯眯的看着元宝,跟着说道:“元宝,喊一声三姥爷,我给你发红包。”

元宝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听懂‘红包’这俩字了,她立马瞪大了眼睛,脆生生的喊了一声:“三姥爷,早上好。”

好家伙,这都学会加词了。

徐建发听到后,乐不可支的赶紧从身上裤兜里掏出钱包来,抖手打开就抽出了一张红色的毛爷爷:“元宝,来,这个给你拿着买糖吃。”

徐菲一看怎么还成这样了,她赶紧去阻拦,谁知道元宝更快一步,小手往前一伸,攥住往自己上衣的小兜里一塞,得意的仰头看着她妈妈,说道:“妈妈,三姥爷给我买糖的。”

“……”

尚富海要晕,闺女这是和谁学的,这绝逼不是他教的。

暖秋一片镜像

下一刻,尚富海用很怀疑的眼神看着他媳妇,眨巴眨巴眼,寻思这是你教的?

别说,和你以前财迷的性子可是真没两样。

徐菲的三叔徐建发这么一搞,倒是让徐建军有点尴尬了,他琢磨着自己这个当二姥爷的也不能不表示一下吧。

想到这里,他也跟着掏出钱包来,要掏钱……

这还了得,徐菲赶紧抱起闺女冲进屋里去了,阮玲玉也紧跟着进去了,只留下了尚富海在外边,说道:“二叔,这可使不得,要是这么个样,我们过年的时候可就不回去了。”

经过徐菲这么一打岔,徐建军都找不到人了,也不能拿着一百塞给尚富海吧,那才真是不合适,他便把钱包放回了衣兜里,嘴里客套着说:“那可不行,该回去还是得回去,尤其是过年的时候,富海,你们到时候再抱着小外孙一块回去,我可是听大嫂说了,小外孙叫金宝是吧,一听这名字就知道大有前途。”

这是说的哪里跟哪里?

尚富海还能说什么,陪着他媳妇的几位长辈说了一会儿话,也进了屋。

屋里都是徐家老家过来的亲戚,尚富海扫了一圈,发现他能记住且熟悉的面孔并不是很多,仅仅只有五分之一的样子,别说,这接近200平的房子,他都看不到落脚的地方了,老家到底来了多少亲戚?

这楼房不会撑不住吧?

尚富海没来由的瞎操心起来。

一帮人挤在这里,凑对聊天的时候,也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

到了吉时,去接新娘的时候,尚富海就没跟着了,倒是房间里年轻的一下子少了很多,尚富海找到了他岳父岳母,说了几句话。

他岳父徐建国几次欲言又止,老太太姜春华拉了好几下老伴的衣袖,不让他说话的样子。

尚富海也有点纳闷,这是还有什么内幕?

但老太太不说,他也就没追问,外边总归需要人招呼,尚富海今天放下了身段,亲自去担当了这个角色。

屋里一角,老太太姜春华给她老伴徐建国说:“老徐,今天是你儿子结婚的大喜日子,你别不知道好歹,老家来的亲戚就是过来喝喜酒的,你非得硬把他们介绍给富海干什么,你别觉得自己多能耐,怎么就学着打包票要给这家的孩子介绍工作,给哪家的孩子介绍项目了,你瞧瞧能耐的你……”

“自己都还没有整明白,弄利索,就不知道门朝哪了!”

老太太的语气并不是很好。

就在今天早晨,老家的亲戚刚过来的时候,很多人就找她和老伴,让他们两口子帮忙给搭个线和尚富海认识认识,有的人就说给家里的孩子或者远亲侄子侄女一类的晚辈介绍个工作,也有是给自己找份挣钱的工作的,还有的心比天高,觉得能凭借着‘亲密’的亲戚关系,从尚富海那里拿点项目,给谁干不是干,还能让他们自己人挣点钱。

按照他们的说法,兴兴跟着他姐夫都干的风生水起了,他们这亲戚关系远一点,那弄个差点的也能过得去就行,毕竟怎么说也是大富豪的亲戚吧!

可这些小伎俩直接被精明老辣的老太太给识破了路数,她根本不接茬,她老伴想接话的时候,她也几次制止了。

能耐的都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当时顾着面子好看,答应了,事后办不了事,难看的是谁?

就算凭借着你‘岳父’的这张脸面办成了,那是女婿给你面子,可以后万一出点什么事,谁脸上难看?

徐建国好歹也是要脸面的人,听着他老板一个劲的唠叨,他心里也烦躁,不耐烦的说了一句:“干什么,干什么,我什么也没说吧,你差不多就得了,今天儿子大喜的日子,你也和我吵。”

“咦,大嫂……”

老太太想继续说两句,外边有人喊她了,老太太姜春华指着他嘀咕了一会儿,赶紧出去了。

不过被这么一打岔,徐建国也知道孰轻孰重了,他也坚决不再多说废话了,心里告诉自己,别飘!

一直等到八点三十八分,迎亲的队伍把新娘给接了回来,尚富海看了一眼,总感觉今天的重点好像不是接新娘。

他小舅子的伴郎团怎么一个劲的围着伴娘团转悠起来了,这是几个意思?

徐金兴的伴郎团就是他的四位大学同学,陶蓉蓉的伴娘团则是她的四位舍友,本来有五位的,但其中一位没来。

这股热闹劲明显和尚富海有点格格不入,他没去跟着掺和。

一行人在楼下倒出一块空地来举行进门仪式的时候,尚富海和不知道从哪里抱着闺女挤过来的徐菲又凑到了一块,他就仅仅掏出自己的手里来录了几段视频,拍了一些照片,仅此而已。

旁边有人客客气气的和他打招呼的时候,他也会回一个微笑,偶尔的还会对方说上两句话。

徐菲还问他:“大海,你怎么不去凑个热闹?”

“心态老了,这都是小孩子的玩意儿,我去凑什么热闹?”尚富海头也不回的撇嘴说道。

徐菲很想给他一巴掌,但想想周围的亲戚不少,还是给他留上几分薄面吧。

倒是元宝,看着她舅舅和小舅妈举行仪式的时候,她指着陶蓉蓉身上穿的雪白的婚纱,说道:“爸爸,妈妈,小舅妈身上的衣服好漂亮呀,我也想穿。”

徐菲正想着怎么给她闺女说的时候,尚富海干脆无比的回头甩了一句:“不行!”

“……”

徐菲目瞪口呆,元宝则有些委屈的看着妈妈,泪汪汪的小眼睛里似乎在询问,为什么不行?

爸爸好像生气了!

“大海,你是不是有毛病啊!”徐菲斥责他,实则她心里多少理解她老公心里的想法,可男婚女嫁,这不就是天地人伦大道嘛!

“死脑筋!”徐菲吐槽。

可再一想想,她闺女穿那身衣服的时候,恐怕就是要出嫁的时候了,她心里也不是个滋味,真想着那一天慢慢到来。

接下来的事情则有些枯燥了,尚富海直接抱着闺女,喊着他老婆一块坐电梯去了楼上的另一套房子里。

他在这边足足有6套房子,拿出了其中的一套四居室的给了他岳父岳母,另外拿了一套两居室的要给他小舅子,但那小子不知道犯什么毛病了,死活不要。

今天是有备而来,钥匙都带过来了,就是想着累的时候能有个安静休息的地方。

“大海,你可真会偷懒。”徐菲说他。

尚富海撇嘴:“你嘴硬是吧,那你去招呼那些人吧。”

“不去,一个劲的问我公司里还缺不缺人,说这个表妹快毕业了,那个姐姐还在找工作,我咋就成保姆了。”徐菲也满腹的牢骚。

不是不想帮,是没法帮!

人都没看到,也不知道能力怎么样,咋帮?

要是招个‘大爷’放到公司里,难不成还要养一辈子?

到时候撵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难受但还是她自己。

在这一点上,徐菲倒是没有虎了吧唧的,和她母亲一样保持了高度的清醒。

话说就这种情况,她在下边一刻都呆不住。

元宝看着这套陌生的房子,她纳闷了:“爸爸,这是哪里呀,我没见过哎!”

“是吧,这里也是咱家,一直都没来住过的,元宝,你喜欢么?”尚富海拍了拍沙发,自己慵懒的躺上边了。

元宝也脱了鞋爬到了沙发上,不一会儿就躺在了爸爸身子一边,小脑袋枕在爸爸的胳膊上,一条腿弯曲撑着,另一条腿搭在弯曲的腿上,翘起了二郎腿。

“爸爸,我不喜欢!”元宝很实诚的说道。

尚富海纳闷了:“元宝,你为什么不喜欢啊。”

“这里太小,抛不开,不好玩!”小家伙回答的很干脆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