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苏辰心神之力,轰轰而动,进入六翼魔蝶王体内。

只是刚靠近其中一个融合光团,立刻感受到一股怒火滔天的力量

“嗯?这是怒气?为何融合光团中会出现怒气?”

苏辰脸色一沉,心神之力,继续向前蔓延而去,仔细探查。

“这一道黑丝怒气,到底是魔灭之光带来的,还是魔念本身的力量?”

苏辰目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芒,仔细查探。

最后,他赫然发现,黑丝怒气的来源,居然是来自于魔灭之光。

“果然,魔灭之光是怒气的源头!”

苏辰眉头微皱,没有草率下结论,又仔细查了一遍。

最终确定,这些黑丝怒气的来源,果然是魔灭之光。

“原来如此,当初我修炼‘魔灭之眼’,吸收了‘怒魔’的力量,结果把‘怒魔’的本源怒气也给炼化到魔眼之中!”

天生陶瓷肌肤漂亮美眉露香肩海边唯美写真

“只是因为这道本源怒气过于细微,所以没有发现,直到现在,干扰到了魔念的融合,才发现端倪。”

苏辰脸上露出一抹恍然之色。

“本源怒气的力量,过于狂暴,这也难怪,我的意志,与魔念融合之时会崩溃。”

至此,苏辰终于找出了问题的根源。

可这事情还没有完。

接下来,苏辰必须想出法子将这道黑丝怒气除掉!

不!

准确来说!

应该是将三万六千六百六十六道经脉中,所有融合光团的怒气除掉!

这个工程,不是一般的浩大!

苏辰要想出具有可行性、高效性、简单性的法子,难度可不小。

“这些黑丝怒气,看似十分细微,可处理起来却相当棘手!”

苏辰目光一凝,喃声道。

“眼下,魔灭之光,已经与魔念融合,要想将魔灭之光的本源怒气炼化是不可能的了,只能想个法子,把这些黑丝怒气给弄出来。”

苏辰脑海内,猛地闪过一个个念头。

可是。

这些想法,全都不能保证。

可以百分之一百在不影响魔念的情况下,将黑丝怒气弄出来。

“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

苏辰眉头紧皱。

正在祭炼魔王之躯的动作,也变缓了很多。

众人看到这一幕,纷纷摇头。

“哼……我还以为这小子找到解决之法了,没想到还是被难住了啊!”

九真子心头松了口气,道。

“天师大人放心,苏辰这回,肯定成功不了,这世上,哪有造神尊者,拥有转轮分身的事情!”

烈明镜目光一闪,言辞凿凿道。

武道修为,从造神境,到转轮境,其中有着不可跨越的鸿沟。

不知有多少能人强者,直接被卡在这个造神之巅多年,始终不得要领,无法突破,进入转轮。

这足以可见转轮之境的玄奥与强大。

可如今,苏辰却要以尊者境的修为,祭炼出转轮分身。

这种事情,实则是太过荒唐。

不论是谁听到了,都不会认为苏辰能够成功。

这也是九真子起了心思,要跟秃毛鹦打赌的根本原因。

如果要是苏辰有几分成功的可能,九真子都不会拿出那块金色瓦片与秃毛鹦对赌。

毕竟,这块金色瓦片问题很大啊!

“希望是我多虑了吧!”

九真子目光一闪,喃声道。

要是等会让秃毛鹦赢了赌斗,而自己拿出来的金色瓦片又有问题,那他的一世英名可就毁了!

“苏辰,不管能不能成功,都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啊!”

楚香香美眸流盼之中,充满了担忧。

如今,徐老重伤未醒,苏辰要是在出现什么情况,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咦……”

秃毛鹦本来在拷问孙栋的。

可这时候。

苏辰变得缓慢的动作,立刻吸引了它的注意。

“好小子,这么厉害,居然找出问题了。”

秃毛鹦只是看了一眼苏辰,顿时清楚了情况,喜声道。

这时候,它也顾不得再去拷问孙栋了,而是一脸期待的看着苏辰。

原本,它以为自己要败的,可随着苏辰发现融合光团内的黑丝怒气,这场赌注,也出现了转机。

说不定,最终赢的人会是自己呢?

“老家伙,看来那两件宝物,十有八九得入我囊中了!”

秃毛鹦一脸挑衅的看了九真子一眼,道。

刚才,自己实在是听太多九真子的冷嘲热讽了,如今一有机会,肯定要把场子找回来。

“哼……苏辰只是找到问题根源而已,还没能解决问题,所以,不要高兴得太早了。”

九真子脸色微沉,重重哼了一声。

这时候,他只能一个劲祈祷,千万不能让苏辰这小子成功了。

否则,等会怕是又得引发不小的波澜。

“老家伙,该不会是想使坏吧?”

秃毛鹦的心神何等敏锐,顿时察觉到,九真子双眼深处闪动的异芒。

“才是老家伙,的年纪,不比我小!”

九真子狠狠瞪了秃毛鹦一眼,又道。

“还有,别把我想得那么龌龊,好歹我也是堂堂的御妖天师,岂会玩弄那种下三滥的手段。”

闻言,秃毛鹦脸上充满了浓浓的嘲讽。

“得了吧,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御妖天师’,难道不知道这名声有多臭嘛!”

秃毛鹦用浓浓鄙夷的口气,道。

当年,‘御妖天师’这四个大字,简直就是臭名昭著的存在啊!

九真子不知道坑了多少人,要不然,岂能有如此丰厚的身家。

“我名声臭吗?”

九真子一本正经的看着烈明镜,问道。

“天师大人,您别听这只秃毛鹦胡说八道,您的丰功伟绩,早已传颂千秋万代,您的一世英名,早已如雷贯耳!”

烈明镜毕竟曾经是一府之主,听过无数下人的阿谀奉承,如今,用起来也是活灵活现。

特别是那不要脸的程度,更是差点让人拍手称绝。

“听到没有,我九真子虽然消失了万年之久,人不在江湖,可江湖中依然是我的传说。”

九真子一脸傲然,道。

那看向烈明镜的目光,顿时变得顺眼了很多。

不管这家伙有多少歪歪心思,只要能跟自己站在同一阵线,共同怼秃毛鹦,那就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