琢磨了片刻,黄玉华摇摇头,说道:“王总,如果想要让一个加油口同时兼容两种受油探头,这……恐怕做不到。”

“这样啊……”

听黄玉华这么说,王大志也皱起了眉头。

“是的,”黄玉华点点头:“如果只是将咱们的rdc-1加油吊舱的加油头改装成俄制标准的加油头,让咱们的rdc-1加油吊舱能够给咱们的su-30mkk和su-30mk2战斗机进行空中加油,那问题不大,多试验几次就是了,可想要加油头同时兼容两种标准……”

黄玉华苦笑着道:“王总,您想啊,这个加油头就这么一点点的长度,根本就没办法同时兼容两种标准。”

“倒也是!”

王大志想了想那个加油头和飞机受油探头的长度,点点头赞同黄玉华的说法:自己是有些想当然了。

“不过,想让图-204具备给咱们的苏-30mkk和su-30mk2战斗机加油的能力也不是不行,”黄玉华接着说道:“大不了将将加油机上的三个加油点当中的一个或者两个的加油头改装成俄制标准的就是了,其余的加油口还是咱们自己的标准,这么一来咱们的加油机就同时能够给两种标准的受油探头加油了……有点类似于美军kc-10空中加油机,既能软管加油,也能硬管加油,唯一的问题就是总共就这么三个加油吊舱,俄制标准的加油头到底应该是布置一个还是布置两个?”

黄玉华这话说完,立刻就有人说道:“这个简单啊,看部队的需求,部队说要一个就给布置一个,部队说需要两个就布置两个……”

这位老兄的话还没说完,就有人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这么一算,可能还是不够用啊,为什么不直接安装五个加油吊舱?”

“安装五个加油吊舱?”

这话一出口,包括王大志和黄玉华在内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安装这么多吊舱,这是吃饱了撑得吗?

公主长裙美女户外lomo风格写真图片

“可能有些同志还不认识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572厂的,我叫杨军,大家叫我老杨就好,”说话的这位老兄简单的自我介绍了一番之后,说道:“我们572厂是专门生产飞机起落架的,西飞集团和陕飞集团的飞机上面使用的起落架,基本上都是我们生产的,我这次过来呢,就是配合商飞集团研制新型的加强型起落架。”

说到这,他微微一顿:“至于刚刚我说的5个加油吊舱的问题,我是这么想的,既然b-52轰炸机和咱们的h-8轰炸机都可以以两台为一组共用一个发动机支架,那为什么咱们的加油吊舱不可以这么搞?

这么一来,两只主机翼下面就是四个加油吊舱,这四个加油吊舱完全可以是一个俄制标准接口和咱们自己的接口为一组,这么一来,咱们就有了2个俄制接口标准的加油吊舱和3个咱们自己标准的加油吊舱。”

“这样可以吗?”有人下意识的的觉得不妥:“连米国人也没在一架空中加油机上搞五个加油吊舱啊。”

“米国人是没搞,可咱们的情况和米国人一样吗?”杨军反问道:“最重要的在于,3个吊舱确实是有些不够用啊。”

有反对的自然也就有表示支持的:“杨总的想法倒是不错,倒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但多出来两个吊舱,对航程的影响应该很大吧?”

听到航程的这个问题,大家的目光顿时齐刷刷的落在了王大志和黄玉华的身上:对于这个问题,你们两位才是权威啊。

“影响肯定是会有影响的,”王大志点点头:“但具体会有多大的影响……”

说着,他看向黄玉华:“黄总工,你们在hu-6上测试你们的加油吊舱的时候,有吊舱和没吊舱的h-6轰炸机,在航程方面有多大的差距?”

这个问题黄玉华自然是知道的,他想了想,说道:“加装了两个吊舱之后,h-6轰炸机的航程大约会减少400至500公里左右。”

多了这么两个吊舱,航程竟然只减少了四五百公里?

黄玉华的话,让众人都有些吃惊。

“其实这没什么好惊讶的,”看到了大家眼中的惊讶,黄玉华解释道:“首先是我们研究所研制的rdc-1吊舱的在设计的时候就充分考虑到了要减小风阻,尽可能的减少对于飞机航程的影响,所以风阻系数很低,最重要的是这个吊舱的直径也不大。”

听到黄玉华这么说,不少人怦然心动了:如果只是降低四五百公里的航程,那么,安装五个加油吊舱也不是不可以考虑的啊。

王大志的反应更快,听说对航程的影响不大,他说道:“安装5个加油吊舱,也是符合我们实际需求的举措,不过到底能不能安装5个吊舱现在还是个未知数,不但需要计算机模拟,也需要实际测试,但如果这个方案切实可行,那我们就不妨将这个方案作为主方案之一报上去,至于领导们以及部队最终会选择哪个方案,这个就不是我们能够左右的了。”

对对对!

大家这才反应过来:到现在为止,咱们也只是给出各个方案以供领导们讨论、权衡,但最终会选择哪个方案,这个还要看领导们怎么做决定。

说的极端一点,东南沿海地区的部队,会更加倾向于安装5个加油吊舱,而北方、西北以及西南地区的部队,则更倾向于安装三个吊舱呢?而最终的结果则是装备东南沿海地区的空中加油机安装了5个吊舱,同时满足两种加受油标准,而东北、西北以及西南地区则只需要安装三个吊舱就足够了。

想到这,大家纷纷点头表示赞同,表示还是王总您考虑的周到。

感觉讨论的差不多了,王大志看了一眼时间,说道:“走吧,各位,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刚刚的讨论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不过现在也快中午了,咱们就先不学习了,先去好好的吃一顿,吃完了再说!”

这么大的项目,在正式开工之前必然要好好吃一顿,也好联络一下感情,大家自然是纷纷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