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的十二个老者,突然暴起发动攻击,事先尽无一点征兆,那胖老者都还说着话,他们就已经同时起身攻向了凌鹤轩。

可见他们是非常有默契的十二个人。

在他们走进院子里的时候,一个个都还两手空空,也没有刻意的去杀那些监狱的守卫,只有当那些守卫中有人向他们发起攻击的时候,他们才会随意的抬起手来,举手投足间便杀掉了对手。

这十二个人没有参加前面的战斗,他们此刻才出现,就是为了救人而来。

当他们飞身在空中的时候,手中却莫名其妙的都多可一把刀,刀像柳叶刀,有二尺左右的长度,也不知道他们藏在身上的什么地方,似乎凭空就出现在了手中一般。

十二把刀出现在空中的时候,亭子周围的空气似乎突然又降低了几分。

刀身散发着森森的寒光,刀未到,刀意就已经席卷而至,十二个人在起身的时候,就已经分散开来,形成了合围之势,十二道纵横交错的刀意,几乎让亭子内的凌鹤轩已经无处躲闪。

不过,凌鹤轩本来就没打算躲闪,只见他站起身来,从容的放下手中的茶杯,然后随手抓起石桌上的茶壶,站在亭子内原地转了一圈,就仿佛邀请周围的客人坐下来喝茶一般,并无一丝的紧张和慌乱。

十二人的一次联合偷袭,竟然就被他无声无息的巧妙化解了。

刀意已经化解,可是刀锋随即就来,他还能以什么来阻挡这十二柄柳叶刀的袭击呢?

只见凌鹤轩依然不疾不徐的举起手中的铜质茶壶,茶壶无风自动,竟然在他的手掌上旋转起来。

当十二柄刀刺到他身体周围的时候,茶壶已经离开他的手,围着他的身体旋转了一圈。

清纯美女合集

“当当当当……”

一连串的金属碰撞声立刻响起,十二个人几乎都刺到了茶壶是,然后闪身而退。

凌鹤轩双手环绕,仿佛练太极一般,竟然是在隔空控制旋转的茶壶,当那十二人闪身而退的时候,茶壶中剩余的茶水从龙头形状的壶嘴喷洒而出,化作了一道道的剑雨,攻向了那十二个人。

魔界的十二人当即再次闪退,并快速的舞起手中的柳叶刀,护在了自己身前,堪堪的挡住了这一阵由茶水化成的剑雨。

当凌鹤轩停下来的时候,茶壶又飞回到他的手掌之上了,就仿佛那个铜质的茶壶本身就具有意识一般。

凌鹤轩没有抬眼去看那十二个退出到池塘外面的人,而是继续坐到了石墩上,依然一副悠然自得的摸样。

虽然被逼退,但是那十二人中的领头人胖老者依然面带笑容的说道:

“不愧是千年前就已经名震江湖的铜壶茶仙,以茶壶为武器,都能一招将我们逼退,能与你交手,真是我们的荣幸啊!”

凌鹤轩看向那胖老者淡然的说道:

“原来是大漠狂刀门的人,早就听说你们的狂刀门有一个斩仙刀阵,刚才你们所施展的就说这个刀阵吗?似乎也不过如此啊!”

语气中颇有些深

感遗憾的意味。

胖老者也不生气,依然含笑说道:

“是的,这就是我们狂刀门的斩仙刀阵,阁下不必失望,我们刚才所施展的,不过是最简易的刀阵配合而已。”

“斩仙刀阵本来只是一个防守的阵法,十二人一组,一共有九组,我们只有十二人,发挥出来的威力,十成尚不足一成,若是一百零八个渡劫成功的地仙级高手施展,连大罗金仙都能斩杀。”

凌鹤轩略一沉吟,就喃喃自语般的说道:

“如此说来,发挥正常,是能跨越三个大境界斩杀对手了。”

他抬眼看了看狂刀门的那十二个人,语气平静的说道:

“你们都是渡劫期初期的修为,我也不过渡劫期中期,恕我眼拙,实在没看出你们斩仙刀阵的神奇之处来。”

胖老者淡笑着回答道:

“虽然是同一大境界,可是各人修为差异较大,阁下一千多年前就已经达到渡劫期,我们是刚刚突破大乘期不久,你对渡劫期有着很深刻的领悟,而我们却知之甚少,差别自然是很大的。”

“而且阁下乃是千年前的天才人物,据说你对天下武器,都有所涉猎,尤其擅长剑法与刀法,最后融合了各种武器的优缺点,独创了一套铜壶风雷诀,几乎能破天下所有武器,我们的渡劫期与你的渡劫期又怎么能能相提并论呢?”

凌鹤轩不愿继续这个话题,就随口说道:

“无论什么缘故,既然明知不是我的对手,又何必继续浪费时间呢?有我坐镇,你们救不了魔界的小公主,继续战斗,也不过是徒增伤亡罢了。”

胖老者却摇摇头回答道:

“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今日之局,我们要么死战,要么战死,不然,就只能自己提头回去复命了。”

凌鹤轩淡淡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速战速决吧!各位请出手,我再看看你们这斩仙刀阵究竟有多神奇。”

交过手之后,凌鹤轩对于这个狂刀门的斩仙刀阵似乎失去了兴致,本以为能够大战一场的,没想到却如此的不堪一击。

此时,池塘外的战斗依然在继续,叮叮当当的打斗声似乎与这些人无关一般,魔岭监狱的守卫没人敢于来挑战狂刀门的十二个刀客,同样的,魔界入侵的其他高手也没人再敢于越雷池一步,都自觉的远离池塘边,只与其他的监狱守卫战斗。

对于不时传来的吆喝声与惨呼声,凌鹤轩恍若未闻,根本连看都不看一眼。

大漠狂刀门的十二个刀客,倒是不时的还关注一下战斗的情况,魔界的高手大概还有二百人左右,魔岭监狱的守卫倒是不少,现场都还有五六百人,外面还有人不断的赶过来,可见,时间越久,对魔界的人就越不利。

躲在暗处的柳亭风与白小龙,在战斗混乱的时候,已经转移到一个更隐蔽,也更靠近池塘的地方。

刚才他们还躲在楼房的屋檐下,趁着混乱局面,他们已经藏身到了西南角一小片树林的树枝上,柳亭风两人藏入树枝上才发现这是

一片桂花树,因此叶片才没用掉落,倒是一个藏身的好地方。

现在的魔界高手与监狱的守卫都已经处于公开战斗的状况,谁也不会想到还会有人藏身到桂花树上去,所以才没人关注那片树林。

如今的魔岭监狱,到处都是高手,近千人的两拨人,修为最低的大概也是金丹期以上,而修为最高的,大概就是亭子内的铜壶茶仙凌鹤轩了,从刚才的对话中可以知道,他已经达到渡劫期中期的修为,也就是离渡劫已经不远了。

而且他是一千多年前就已经达到渡劫期,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才会一直停留在这个境界。

一个达到渡劫期修为已经一千多年的天才,那战斗力自然是很可怕的。

狂刀门的十二个刀客,修为竟然都是渡劫期初期,可见这个大漠狂刀门也是一个实力强劲的帮派。

一个斩仙刀阵,需要一百零八名修为相当的高手配合,而现场只有十二人,可见他们狂刀门大概也没能凑足那么多人,不然,就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境况,进退两难。

有这些高手在,柳亭风与白小龙就只能默默的躲着,根本不敢露面,白小龙还好一些,他若化为原形,那也是半神之身,就算他现在修为低,打不过渡劫期高手,可是他若要走,这些人也留不下他。

这才是穆千媚派遣白小龙跟随而来的主要原因。

若是再有渡劫成功的高手敢于出手,暗中也还有一个地仙级高手童子瑜在保护着。

对于从监狱中救人,穆千媚自然是先考虑柳亭风的安全问题,才会考虑是否成功的问题。

成功了自然好,失败了也不能把命搭上,柳亭风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另一半,她不希望最爱的人弃她而去,再次经历前世的悲剧人生。

柳亭风一直安安静静的躲着,表面看起来似乎很平静,可是,白小龙从他的呼吸节奏中,已经感觉到了他内心的着急,因为他们都明白,时间拖得越久,营救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小。

魔界后续的支援肯定不多,但是龙霄国却可以继续调派人手前来,就算魔界的高手更厉害,那也经不起长期战斗的消耗啊!

就在此时,狂刀门的胖老者看向凌鹤轩说道:

“刚才我们进攻,已经打不过阁下,现在不如换成我们防守,阁下来攻击我们,如何?”

斩仙刀阵防守更占优势,他们想换成防守的一方,这样的提议算起来也很正常。

其实,按道理应该不用说,凌鹤轩在他们被击退的时候,就应该选择趁胜反击,进行攻击了才对,没想到凌鹤轩竟然会继续坐在亭子内不出来,而是在等他们主动攻击。

听了胖老者的提议,凌鹤轩摇头回答道:

“对你们,我已经提不起战斗的兴致,你们要是不敢打进来,那就早点滚蛋吧!何必在此浪费大家的时间?”

胖老者也不生气,依然带着笑意说道:

“我看阁下是不敢走出这座亭子才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座亭子就藏有进入地牢的通道吧!”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