堺市目前在织田信长的魔掌下,自然不敢改换门庭,不然通通死啦死啦滴。

但以赵公子超时代的知识,自然有办法在不触怒信长的情况下,将堺市绑上自己的战车。那就是合股经营。

他为堺市规划了三步走路线。第一步,成立一家‘堺商株式会社’,统一掌握堺市的主要资产,统一规划经营贸易。这对其它城市不可思议,但对堺市这样拥有众合会的商人自治城邦来说,简直完美契合。

众合会三十六名成员掌握着堺市八成以上的财富,可以直接改组为股东会,再明确股权分配,制定株式会章程,选举董事会、监事会,这家的‘堺商株式会社’就齐活了。

第二步,堺商株式会社向江南集团定向增发百分之百的股份,增发后江南集团和堺商会社各占一半股份。

第三步,堺商株式会社归入集团旗下,接受集团指导经营,享有耽罗商会输日商品在本州、四国二岛,除温泉津之外的独家代理权。

此外,双方的协议还规定,堺商株式会社会长由堺市商人担任,审计长则由集团指定。集团对堺商株式会社一切事务拥有一票否决权,包括否决会长任命。

千利休对这个协议很满意,在他看来,堺市最需要的两样东西,安全保障和贸易代理权,都得到了最切实的保障。虽然那什么株式会社有江南集团一半的股份,但在千利休看来,那只是意味着堺市要将一半的利润上缴给集团,作为安全和贸易权的代价。

他并不认为,远在大明的江南集团会像三好家或者织田家那样,夺取整座城市的控制权。这一点对会合众来说十分重要,堺市就是他们的根基所在,任何人都不可以抢夺。

虽然要上缴一半的利润有些高,但只有这样双方的利益才会高度一致,集团才能真心帮堺市赚取更多的财富。

而且人都是在比较中获得幸福感的。有九成利润要上缴的耽罗商会在那儿比着,千利休分明感觉到了来自爸爸的厚爱呢。

思索片刻后,他便代表堺会合众在协议书上签了字。赵昊邀请两人共进午餐,席间郑重的叮嘱他们三件事。

清纯萌美女的性感图片

其一,要严防严控火炮、制炮技术以及制炮工匠流入日本。

他告诉两人,只有日本不存在火炮,海警舰队方能以较低的成本,维系对日本海的控制,从而保护堺市的安全。一旦火炮技术扩散开,江南集团将不得不远离濑户内海,改为控制对马岛等门户要害。用更安全的方式来保护自己的航线,但那样一来,就无法顾及堺市的安全了。

“嗨。”千利休忙重重点头,其实他正打算跟赵公子重金求购几门大炮,摆在堺市的城墙上来震慑一下诸侯呢。闻言赶紧绝口不提此事。

“公子放心,日本的工匠没有掌握铸造技术,连铜钱都铸不好,更别说铸炮了。”岛井宗室忙巴巴道:“而且岛国皆山,火炮过于沉重,移动起来就是噩梦,只能用来守城,有雄心的大名们未必会感兴趣。”

“不要心怀侥幸。”赵公子摇摇头道:“现在是乱世,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我们只有从源头掐死所有的可能性,才能让自己的优势保持的更长久。”

“嗨!”听赵公子说‘我们’,两名日本商人不由心花怒放,忙高声应下。

“卑微的商人能获得多久的尊敬,就看你们自己了。”赵公子满眼期待的看着二人。

“公子放心,堺市的商业网遍布全国,各路大名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我们的耳目。”千利休自信满满道:“谁家有这方面企图,都会遭到我们全力以赴的打击。”

“没有我们帮忙,那些傲慢的大名几乎无从获得火炮。”岛井宗室说完提醒赵昊道:“除非那些佛郎机人……”

“他们由我搞掂。”赵昊一挥手,显然早有定计。

~~

在另一段历史中,大友宗麟是在七年后,从葡萄牙人手中,获得了‘石火铳’……也就是佛郎机。老王秉承日本人强无敌的命名能力,将其称为‘国崩’。

据说老王曾在岛津家入侵臼杵城时,用国崩退过敌,这也是日本大名第一次在实战中使用火炮。在那之后日本诸侯依然没有使用火炮的记录,甚至侵略朝鲜的壬辰倭乱中,日本的水陆军都没有装备这种‘沉重的笨家伙’。

还是到了后来的战国落幕战——大阪夏之役中,德川老乌龟用大炮轰塌了大阪城的天守,宣告江户政权彻底胜利时,日本军中才终于有了火炮部队。也说明他们终于学会制造大炮了。

但那已经是距今46年后的事情了。而我们知道,日本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与传教士接触,并与葡萄牙人长期开展南蛮贸易,显然有的是机会接触先进的火器。比如他们在第一时间就开始仿造火绳枪,只用十几年功夫,‘铁炮’就成了大名军队的标配。谁家要是没有独立的铁炮队,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

可他们却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间内,对火炮这种威力巨大的武器视若无睹。还得在朝鲜战场上吃了大亏,才意识到这玩意儿的重要性,可见日本人跟火炮的亲和性有多差。

赵公子很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缘故,让日本人提前用上火炮,那会给未来带来很多的不确定性。所以他提出了一项旨在锁死日本制造业的‘质子计划’,其中最核心的一环,就是尽可能推迟日本大名掌握火炮的时间。

他要求也不高,只要不早于原本的历史节点就成,那时候代差应该已经形成,他们就是有了火炮也白搭。

~~

说完了火炮的事情,赵昊把话题转回到两人最感兴趣的贸易上。

他请两人品尝了巧巧烹制的酸笋鱼汤,这才微笑问道:“两位考虑过,日后如何才能让堺商株式会的利润最大化?”

“这……”两人以为赵公子这是在考校他们的商业才华,赶紧慎重回答。

“贩售最稀缺或者需求最大的商品。”岛井答道。

“独家垄断贸易权,掌握定价权。”千利休的回答显然更高一筹。

但他们会错意了。能在战国时代撑起一片天空的大商人,赵公子有什么好考校他们的?谁比谁会做生意还说不定呢。

“两位说的都对,千利桑更是道尽了买卖的本质。”赵昊要做的是洗脑,把他们洗脑成买办,他微笑道:“但有两种方法让我们所销售的商品,在市场上独一无二。被动一点的是出售市场上还没有的商品。主动一点的,则是让市场上的竞品消失掉。”

赵公子端起酒杯,呷一口千利休孝敬的‘美少年’清酒,嗯,味道怎么样两说,但这酒名太贴切了。美少年就喝美少年酒,人美酒也美。“你们细品,这二者孰高孰低啊?”

“这……”两人有种被打开新世界的感觉,忙满脸虔诚的寻思起来。

“显然是后者了。”还是千利休的水平更高一点点,要不怎么他是首席,岛井不是呢。

“出售市场上没有的商品时,需要先得到买家的需求。买家认不认可,多久能把需求培养起来,都很不确定。所以风险高,见效也慢。”

“确实,还是让现有市场中的竞争对手都消失更保险。”岛井也露出恍然之色道:“而且销路就摆在那里,立刻就能提高销量。”

“说得好,两位果然是商业奇才。”赵公子拊掌笑道:“那么接下来如何去经营?二位心里有数了吧?”

“明白了,我们会用心研究市场,看看先从那些本地产的商品下手,想办法把它们排挤出市场去。”两名日本商人,就此开启了他们的买办之路。

赵公子通过唐人了解到,日本现在的手工业还是很发达的,其中最支柱的产业为丝织业、棉纺业、制瓷业和茶业。

恰巧这也是大明的主要手工业。儿子随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很明显,这非但会影响大明贩往日本产品的利润,还会在南洋、西洋贸易中形成竞争。在大航海时代,最需要避免的就是自由竞争,所以赵公子决定在日本培养买办,假他们之手掐死日本有竞争力的手工业。

买办有三好,柔体清音易推倒……哦不,应该是‘心黑懂行带路党’。

当双方的利益高度捆绑,他们会主动为外商出谋献策,使倾销的商品更适合本地市场的需要。这些买办商人非但熟悉本地本国的市场情况,还有能力建立起从通都大邑到穷乡僻壤的推销网,让外国的商品与本地商品充分争夺市场,从而出现‘外货日销,土货日绌’的局面,扼杀掉本土的手工业。

为了让大明获得足够的产品倾销地,好创造启动商业革命和工业革命的条件,赵公子需要买办们的贡献。

“好不错,我看就先从瓷器和棉布开始吧。”他微笑着举起酒杯,与两人虚碰一下道:“三年之内,我希望市场上只有我们的瓷器。五年之内,让所有日本人都穿上我们的棉布。”

“公子放心,我等竭力而为!”两人赶忙双手举着酒杯,躬身向赵公子立下军令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