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苏辰脚踏火焰,冲向天霜龙梅的灵性之海。

这一刻的他,神光涌动,威势滔天,宛如一代君王,横扫人间。

“吼……”

那一片化海的意志,疯狂颤抖起来,爆发出一道道冲天光柱。

万海千柱,轰破人间,爆发出同归于尽之势。

整个深渊幻境,仿佛都要破碎开来。

一切阻挡,统统崩溃。

可是,从始至终,苏辰脸色都没有任何变化,依旧古井无波的看着这一幕。

“生命的辉煌,在于搏击,生命的灿烂,在于反抗,这些都做到了,可惜,不该反抗我苏辰的意志!”

苏辰站在火焰神拳上面,浑身光芒滔天,龙象气血镇天地。

“灭!”

波波头纯妹子白丝美腿俏皮卖萌吊带香肌写真图片

一道冷酷的声音,传出时,火焰神拳,冲了出去。

天地内外,火焰神光,一片飞舞,爆发出破碎所有的力量。

轰!

一道无法形容的惊天巨响,传了出来。

八方轰鸣,天地震荡。

火焰神拳,接连爆发,落下时,直中意志之海的弱点。

每一击,都准确无误的把那些寂灭光柱给击碎了。

到最后,天地间翻滚的意志之海,彻底破碎。

一切碰撞产生的风暴,渐渐消散。

苏辰站在那里,依旧是满脸的云淡风轻。

谁都不会想到。

正是这样一个平凡少年,居然把那‘化海’级别的意志给镇压了。

不可思议!

这实在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什么?”

“天霜龙梅的意志被打散了!”

“这……这怎么可能?苏辰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烈明镜瞪大了双眼,目中尽是骇然。

“没什么不可能的,因为,他是苏辰!”

楚香香轻轻抚了一下额前微乱的发丝,道。

“哼……”

烈明镜心里尽管很不舒服,可却想不出任何一句反驳的话,只能重重哼了一声。

“刚才的赌约,输了!”

楚香香抬起头,冷冷扫了烈明镜一眼,道。

“……”

烈明镜本来是忘记这事了,如今,听到楚香香提及,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至极。

“为奴三年,一刻钟都不能少!”

楚香香声音温和,没有丝毫威严,可落在烈明镜脑海中,却犹如惊天雷鸣。

“什么?为奴三年?我居然要给苏辰这小子为奴三年?”

烈明镜目中露出滔天愤怒,拼命摇头。

“不!这不可能!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去给那小子为奴三年!”

闻言,楚香香笑了。

这笑容,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冰冷。

“落在我手中,就算是想死,也没那么容易!”

楚香香只是扫了烈明镜一眼,立刻让他有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少在这里威胁人!”

烈明镜咬了咬牙,道。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认刚才那份赌约的。

因为,认了,那就意味着自己要给苏辰为奴三年。

士可杀不可辱!

这件事情没得商量。

几乎就在楚香香动了杀机,要给烈明镜一个教训的时候。

轰隆一声!

天霜龙梅上面的灵性,因为被苏辰打散了,导致整棵仙药的生命,都在疯狂流逝。

仅仅只是三个呼吸的时间,超有三成区域都已经干枯了。

“哈哈……玉石俱焚,这是玉石俱焚,天霜龙梅的灵性被打散了,整棵仙药的生机,将会在百息之内,流逝干净,到时候苏辰得到的,只会是一枚干瘪的仙果,根本没什么卵用。”

烈明镜看到这一幕,心底舒服了很多,忍不住大笑起来。

“闭嘴!”

楚香香脸上露出一抹怒色,狠狠瞪了烈明镜一眼。

这时候,她也是为苏辰着急起来。

如果不能在百息之内炼化天霜龙梅,那么,最终仙果破灭,功亏一篑。

“别做梦了,苏辰是绝不可能在百息之内炼化天霜龙梅的,这其中有上万道岁月之轮,别说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混元炼体尊者,即便是空轮大能,也都束手无策。”

烈明镜看到楚香香吃瘪,脸色更加得意了。

“哼……”

楚香香脸上一片冰霜,重重哼了一声。

即便是她想要反驳,也找不到有力的说法。

毕竟,烈明镜说的是事实。

可就在这个时候,楚香香眼角余光一扫,发现苏辰依旧目光平静,按照自己的规划,朝着天霜龙梅展开炼化。

即便是仙药的生机正在飞快流逝,也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烈明镜说的是事实又怎样,苏辰根本不是一个能用一般事实来衡量的人!”

楚香香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整个人,又恢复了自信从容之色。

“该不会认为,苏辰真有能力在百息时间里,炼化天霜龙梅吧?”

烈明镜始终在观察楚香香的脸色变化。

特别是当他看到,楚香香突然由着急转为从容之时,立刻变得不淡定了。

“没错,苏辰一定能赶在天霜龙梅生机流逝干净前,将之炼化!”

楚香香言辞凿凿,道。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烈明镜冷笑一声,目中幽光一闪,顿时计上心头。

“敢不敢再跟我打一次赌!”

闻言,楚香香眉头微皱,深深看了烈明镜一眼。

“赌什么?”

楚香香脸色微动,道。

“说苏辰能够在百息之内,炼化天霜龙梅,我赌他做不到!赌他能做到,最后看看谁赢!”

烈明镜脸上寒光一闪,道。

“可以,赌注是什么?”

楚香香嘴角微动,露出一抹戏谑之色,问道。

“很简单,如果我赢了,放我走,之前输给的赌注一笔勾销。”

烈明镜呼吸微重,道。

“那要是输了呢?”

楚香香一脸感兴趣,道。

“要是我输了,那我就……”

烈明镜正说着时,突然被楚香香的时间给打断了。

“要是输了,必须给苏辰为奴十年。”

楚香香说着时,伸出一根手指,又道。

“当然,要是敢毁约,那就是彻底把我楚香香得罪死了,到时候我直接让大帝抓!”

闻言,烈明镜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眼前这女人,可是大楚帝国的公主,如果真的发起狠来,分分钟能要来自己小命。

所以,烈明镜这回不敢随便答应了。

“怎么?不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