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问苏简安,默契是什么?

她一定会回答:她和陆薄言之间,就是默契。

她举起杯子,一双亮晶晶的桃花眸看着陆薄言:“陆先生,我们干一杯?”

陆薄言扬了扬唇角,举起酒杯,碰了碰苏简安的杯子。

两人都不知道,他们杯子相碰的一幕,恰巧被记者的长镜头拍了下来。

吃完饭,时间还早,两个小家伙也还没尽兴。

苏简安挽着陆薄言的手,头靠在陆薄言的肩膀上,说:“难得带他们出来,让他们再玩一会儿吧?”

陆薄言和苏简安想法一致,“嗯”了声,迈着长腿走过去,陪着两个小家伙一起玩。

苏简安没有加入,站在一旁看着,眼角眉梢满是温柔的笑意。

看了一会儿,耳边传来一声不太确定的:“陆……太太?”

苏简安循着声源看过去——她没记错的话,这个跟她打招呼的、看起来四十出头的男人,是国内某知名企业的老总,姓曾。

她出于礼貌,笑了笑:“曾总。”

甜美清纯美女唯美高清私房套图

打完招呼才注意到,曾总身边还跟着一个很年轻的女孩。

女孩巧笑倩兮,小鸟依人,看起来和曾总颇为亲密。

但是,曾总的原配夫人……好像没有这么年轻。

苏简安很快明白过来怎么回事,顿时连寒暄的心情都没有了。

曾总完没有察觉苏简安的心情变化,还是很热情的搭话:“陆太太来吃饭的?”

“是。”苏简安的笑容已经有些公式化了,淡淡的说,“跟我先生一起来的。”

“陆先生也来了?”

曾总一脸意外,内心却在狂喜——这可是一个跟陆薄言混脸熟的绝佳机会啊!

“太巧了!”曾总笑呵呵的,“不过,怎么没看见陆总人呢?”

苏简安指了指儿童游乐区:“在那边陪孩子玩呢。”

曾总和女孩一起看过去——

陆薄言和两个孩子哪怕是在儿童游乐区,都十分出挑。

两小一大,小的萌出天际,大的帅翻宇宙,在一起形成了一道非常抓人眼球的风景线,想让人忽略都难。

曾总身边的女孩只在网上看过陆薄言的照片,早已暗自心动过,如今亲眼目睹到本尊,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挽着曾总的手娇嗔道:

“亲爱的,人家早就想认识陆先生了,今天好不容易有机会见面,你帮人家介绍一下,好不好?”

年轻的姑娘稚嫩无脑,但曾总是人精。

曾总看了看苏简安,当即甩开女孩子的手,说:“陆太太,我跟这位小姐不熟。”

说话的同时,曾总也在不着痕迹地观察苏简安的反应——幸好,苏简安稳得住,没有生气的迹象。

苏简安当然知道女孩子认识陆薄言之后的意图,但是她压根不在意,更别提生气。

她太了解陆薄言了,这种带着不可说的目的去认识他的女孩,他根本记不住。

对于女性,陆薄言和苏亦承的审美都很单一,除了自己的妻子之外,他们只欣赏工作能力突出的独立女性。

女孩子不知道是迟钝,还是刻意装傻充愣,像丝毫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妥一样,继续缠着曾总介绍陆薄言给她认识。

曾总忍无可忍,一半暗示一半推脱,说:“陆太太在这儿呢!不如……你请陆太太帮你介绍一下?”

女孩瞥了苏简安一眼,露出一个不屑的神情,吐槽道:“她怎么可能愿意嘛?”说完自我感觉良好地卷了一下胸前的长发。

“……”曾总这才意识到胸

大无脑会误事,冲着苏简安歉然一笑,“陆太太,请你相信,我跟她真的不熟。”

“你说什么啊?”女孩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猝不及防推了曾总一把,“你再说一次?”

“你……”

曾总没想到女孩会动手,不知道是无语还是气急败坏,说不出话来。

但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最无语的人是苏简安。

这种时候,急着跟女伴撇清关系,似乎不是什么绅士举动,但是女伴的反击……也够生猛的。

什么锅配什么盖——说的大概就是这两个人。

陆薄言抱着相宜走过来,察觉到异样,问苏简安:“怎么了?”

苏简安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有的是人比她反应快——

刚才还缠着曾总的女孩子,迅速整理好仪容冲到陆薄言面前,笑眯眯的自我介绍道:“陆先生,你好!我姓莫,叫Melissa!很高兴认识你!”

陆薄言皱了皱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相宜就“哇”了一声,紧紧抱着他,似乎是在阻止他和Melissa打交道。

陆薄言看了看怀里的小姑娘,又冷冷的看向Melissa:“这位小姐,我女儿很不喜欢你,请你让开。”

莫姑娘显然没有被这么对待过,懵了一下:“我……”

曾总了解陆薄言的脾气,冲着Melissa使眼色:“没听见陆总说的吗?快走啊!”

MeLisa看了看曾总,又看了看陆薄言,一脸不甘心的跺了跺脚,抓起包包走了。

“陆先生,陆太太,真是抱歉,让你们见笑了。”曾总顿了顿,又强调道,“不过,我跟这位莫小姐不熟,不知道她是这么不识趣的人。”

苏简安实在不想和曾总尬聊,笑了笑,借口说没时间了,转头看向陆薄言:“我们带西遇和相宜回去吧。”

曾总还想跟陆薄言混个脸熟,但是苏简安这么说了,他只能客客气气的说:“陆总,那咱们下次有机会,再好好聊一聊。”

陆薄言不置一词,带着苏简安和两个小家伙离开。

相宜维持着刚才的姿势,紧紧抱着陆薄言,直到上车才松开,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苏简安知道小姑娘在和陆薄言较真,“扑哧——”一声笑出来,揉了揉小姑娘的脸,明知故问:“相宜,怎么了?”

“……”小姑娘嘟着嘴巴,不说话。

苏简安自问自答:“你是不是生爸爸的气了?”

小相宜这才反应过来什么似的,推开陆薄言,爬到苏简安怀里。

苏简安可以确定了,小姑娘就是在生陆薄言的气。

因为那个Melissa?

苏简安心情不是一般的好,忍不住笑了。

相宜不愧是他们家的姑娘,不是一般的聪明,都知道捍卫爸爸妈妈的感情了!

陆薄言头疼的看着苏简安:“你还笑?”

苏简安一脸理所当然:“这么好笑,我为什么不笑?”

“……”陆薄言只好跟小姑娘解释,“爸爸不认识刚才那个姐姐。”

小姑娘嘟了嘟嘴巴:“阿姨!”

陆薄言:“……”

苏简安友情提醒陆薄言:“芸芸教过相宜,喜欢的人才能叫姐姐或者姨姨,不喜欢的人都叫阿姨。”

“……”陆薄言从立刻改口,“相宜,爸爸不认识刚才那个阿姨。”

小姑娘看着陆薄言,脸上的不高兴终于缓缓消失。

陆薄言趁机伸出手:“爸爸抱。”

小相宜煞有介事的考虑了一下才把手伸向陆薄言,重新回到陆薄言怀里。

陆薄言哄了好一会,终于重新把小姑娘逗笑了,他这才看向苏简安:“相宜都知道不高兴,你没反应?”

苏简安不答反问:“我要有什么反应?”

陆薄言沉吟了片刻:“你至少应该吃一下醋。”

苏简安笑了笑:“没那个必要。”

陆薄言挑了下眉:“嗯?”

“我明知道你不喜欢那种类型的女孩子,还吃什么醋啊?”苏简安说,“我又不是醋缸。”

“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那种类型?”陆薄言看着苏简安,“我跟你说过?”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苏简安信心满满的样子,“你要是喜欢那种类型,就不会三十岁才结婚了。”

陆薄言一直都是这座城市年轻女孩的梦中情人,他和苏简安结婚之前,像Melissa这样想方设法靠近他的女孩肯定不少,其中也一定不乏肤白貌美,还胸

大腿长的姑娘。

但是,除了韩若曦之外,陆薄言没有和任何人传过绯闻。

也许是因为太清心寡欲,韩若曦这个演技精湛的人都以为,陆薄言是真的喜欢上她了。

然而,故事的结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陆薄言没有和韩若曦走到一起,反而毫无预兆地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结了婚。

那个女人,就是苏简安。

因此,苏简安对陆薄言格外的放心。

再说了,陆薄言最年轻气盛的时候,就在美国那么开放的环境里,都能不谈恋爱,她还有什么好怀疑他的?

想到这里,苏简安又补充了一句:“我对自己很有信心的,对你的品位也很有信心。”

“……”

陆薄言这才发现,他还是小瞧苏简安了。

苏简安不是不介意,也不是没有情绪。

她只是吐槽得不着痕迹。

苏简安话音刚落,西遇就揉了揉眼神,朝着苏简安伸出手:“妈妈……”

“是不是困了?”苏简安把小家伙抱进怀里,“我们快到了,你回办公室再睡,好不好?”

小孩子一向是困了就睡,哪管在车上还是在办公室里。

西遇压根没把苏简安的话听进去,一靠进苏简安怀里就闭上眼睛,转瞬即睡。

苏简安无奈地帮小家伙调整了一个舒适的姿势,顺便拉过外套裹住小家伙,避免他着凉。

相宜见哥哥闭着眼睛,好奇地伸出手戳了戳哥哥的脸颊。

西遇有起床气,而且睡着的时候最不喜欢被人碰到。

相宜一下子犯了西遇两个大忌。

西遇一下子抓住那只在他脸上戳来戳去的小手,皱着小小的眉头一脸不高兴的睁开眼睛,看见是相宜,情绪一下子恢复平静,亲了亲相宜的手,又闭上眼睛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