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场考试,董氏和竹兰一起送的,这一次没带昌忠,竹兰没下马车,董氏不嫌冷的打算陪着。

每次进考场都要检查,今个的队伍排得有些长。

昌廉心疼妻子,“你也回车上等着吧。”

董氏看着长长的队伍,又看了下周围,还真没几个人陪着,她显得格外突出了,拒绝的话咽了回去,“好。”

昌廉娘子回了马车,收回了目光。

容川开口道:“第一场下来,就有人生病了。”

昌廉接了话道:“书生的身子骨都太弱了。”

还好自己一直注意锻炼身体,他和容川累是累,养了一天又精神十足呢!

隔了几个人站着的沈扬,心里特别的郁闷,这回看的清楚了,周三公子的脸色十分的好,他的愿望不能实现了。

马车内,董氏见相公进了考场,收回了目光,“娘,咱们回吧。”

竹兰张开眼睛,“好。”

津州,周府,昌智拿着书有些看不进去,“今个第二场入场了,也不知道三哥和容川如何了。”

清纯女生何竹君白色诱惑

苏萱现在是坐着躺着都不舒服,要不是她练武身子特别的健康,她早就受不住了,侧靠着换了下姿势,舒服些了才道:“应该很顺利,如果不顺利,昨个京城就该快马送信回来了。”

昌智放下手里的书,“我有些后悔没跟着一起去。”

苏萱心里翻着白眼,“我看你是教够了大哥二哥吧。”

昌智被说中了心思,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拿着书盖着头,“这几天可好,爹彻底将大哥二哥交给我了,二哥好一些,哪怕也是不爱学的,可脑子灵活,大哥就不行了,没气死我了。”

苏萱勾着嘴角,这些日子,相公没少气的炸毛,大哥都不绕着相公走了,根本就是躲着相公,“你也别抓大哥抓的太紧了,大嫂这几日没少来我这里转。”

昌智咬着后牙,要不是爹考了大哥二哥,不满意就找他,他早就放弃大哥了,他才是最苦的人,“娘什么时候回来了啊。”

苏萱噗呲笑出了声,整个周府都惦记婆婆回来呢!

次日,京城的周府,徐赵氏带着儿媳妇登门拜访,竹兰等人坐下问,“你们怎知我在京城?”

徐赵氏解释道:“齐氏与您大儿媳妇一直通信,我们也是才知道,如果早知道,早就过来拜访了。”

说到底,周府对徐家是有大恩的。

竹兰明了,“你这来就来,每次都带这么厚重的礼物。”

瞧瞧面前的礼盒,一小堆了,这些都是银钱。

徐赵氏笑着,“这些礼物并没有多贵重,都是徐家的心意,也提前祝愿周府三公子能够金榜题名。”

竹兰听了这话,只能谢谢了,“我也听说一些你们在京城的消息,现在看来,徐府一切都好。”

徐赵氏现在很舒心,“有了依靠不再是浮萍,徐府能有今日也是托了周大人的福气。”

竹兰看着徐赵氏身边的女娃,小姑娘十岁左右的样子,哪怕是商女也落落大方的,“这是你孙女?”

徐赵氏勾着嘴角,“是,今年带她出来长长见识,今年十岁了,徐莉。”

小姑娘连忙见礼行李,“见过恭人。”

竹兰对宋婆子使眼色,宋婆子会议很快拿了首饰出来,竹兰笑着道:“我来的匆忙,这里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这一对步摇还不错。”

徐赵氏,“谢过恭人。”

随后竹兰又通过徐赵氏了解京城的消息,徐赵氏所接触的商贾,消息传的特别快,加上身份的阶级,商眷圈子内其实更八卦。

竹兰送走了徐赵氏,消化着听到的消息,第一个消息,恢复身份的宁侯爷不娶亲,这个消息热度一直很热就没退过,单身的侯爷,哪怕年纪大了,也是香饽饽一块。

第二个消息,与商贾息息相关,又放开了一些政策。

京城后宫,皇后手里拿着画像,递给三哥,“这些都是我调查好的,你上次说年纪太小不行,这回都是年纪大一些的,长相不错,家世也不错。”

宁绪没看画像道:“我这个年纪了,我就耽误这些姑娘了。”

皇后心里难受,“三哥的年纪不大,三哥,你要是觉得这些年纪依旧小,我多给你找找。”

只要三哥愿意成亲,结过亲的她也愿意退步。

宁绪看着一心想补偿他的妹妹,头疼了,“你不用都担在自己身上,宁府也是为了谋富贵更好地生存。”

他知道,大哥死了,妹妹最愧疚的,他又这个样子,妹妹心里最不好受。

皇后坐在椅子上,三哥说得好听,可没有她的原因,宁府也不会付出部,大哥的命,二哥的伤,三哥的假死,“哥。”

这是年龄和她最近的哥哥,他们只差了一岁半,感情最好从小一起长大的啊!

宁绪觉得不能瞒着妹妹了,哪怕多年没见,妹妹认准的事是不会该变主意的,长痛不如短痛,免得忙活一场落了空,更受打击,将自己不能有子嗣的事说了。

皇后愣住了,心里火一样的烧,愤怒,哀伤,愧疚,最后闭上眼睛,“我知道了,我不管了。”

她还有什么资格去管,凭什么去插手三哥的事。

宁绪张了张嘴,最后化为了叹息,“我们都希望你能好好的。”

时间过得很快,第二场的考试也结束了,休息一日后,就是最后一场了,也是最关键的一场。

哪怕是竹兰,这个时候也格外的小心紧张,这是最关键的一步了。

津州府,汪大人询问,“周大人,三公子的身子一切可好?”

周书仁头也没抬,“还可以。”

汪大人本来以为会听到周三公子病倒的消息,没想到,两场结束了,也没听到消息,他也是十分惦记的,特意让自家老爷子注意的,现在看着周大人,他觉得自己被周大人骗了。

周书仁被挡了光,抬起头,“你怎么没走?”

汪大人,“大人,周三公子根本没生病吧!”

周书仁微笑,“本官以为,你的脑子早该猜到了。”

这都第二场结束了啊,身子骨真有问题,很难熬过第二场的!

汪大人,“…….”

承认,承认了,好气啊!

还有一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