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来,那就我来!”

刘官玉一声轻笑,双手一伸,朝着裘揍迅雷般拍下。

裘揍此时早已被吓的三魂掉了两魂,几乎便要主动认输,但碍于脸面,只得硬撑着。

双掌一抬,便见空中光华一闪,一只完由土灵力凝聚而成的硕大盾牌闪现而出,挡在了他身前。

“啪!”

两道掌影倏地拍在了盾牌上,一声脆响,盾牌竟然未破,而是光华暴闪,剧烈震颤。

一时间,二者僵持在空中,掌影光芒大放,盾牌飞速缩小!

掌影立时占得上风,推动着盾牌朝着裘揍镇压而来。

裘揍大骇,身形暴退的同时,不断掐诀,道道土灵力源源不绝的打进盾牌中。

盾牌得他土灵力之助,气息暴涨,堪堪挡住了双掌的镇压,但很快又被吞噬掉一小半,朝着裘揍砸来。

惊惧之下,裘揍只得再度朝着盾牌输送土灵力。

如此往复,便见裘揍不住倒退,在场内绕着圈走,刘官玉双手在身前轻抬,半空中一对掌影压在盾牌之上,不住的推动盾牌前进。

雪梅的冬日纯美图片

“好!”

看不清门道的沙逼,见裘揍终于可以挡住刘官玉的冲杀,立时兴奋的大叫。

其他也自然也看不出来,便跟着齐声叫好。

紫灵儿倒是不怎么担心,反正刘官玉此时占着上风。

裘揍却是有苦说不出,他只觉得越来越吃力,越来越累!

是的,他有一种疲惫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怪,按理说,他支撑一面盾牌,是不会如此累的。

但偏偏,就很累!

体内灵力消耗的速度,惊人的快。

慢慢地,他的身形开始有些不稳。

再过得片刻,已经开始有些摇晃,很快便似乎连站立在地面的力气都没有了。

到此刻,他方才惊觉,体内的土灵力,竟然消耗掉了八成!

这一下,可把他震骇的身冷汗。

简直欲哭无泪!

他要修炼多久,才能把这些土灵力恢复?!

“罢了,”裘揍长叹一声,“输了就输了,还是保命要紧!”

“我认输!”他喊道,彻底放弃了抵抗,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

失去了他灵力支撑的盾牌,眨眼间便被刘官玉吞噬的一干二净。

刘官玉吞噬的正带劲呢,一听裘揍要主动认输,便觉得有些不高兴,埋怨道:“你怎么就认输了呢,不行,继续打!再打片刻,说不定你就能赢了!”

“卧槽!你特么的的骗鬼吧!”裘揍大声嚷道:“我盛状态都打不过你,现在筋疲力尽还能是你对手?!”

“你累我也累啊!”刘官玉嘟哝道。

他这就是说假话了,偷偷吞噬了裘揍七八成的土灵力,此时正值龙精虎猛,哪里有半丝疲惫的样子!

“你当我傻逼啊?你累?你有个屁的累?”裘揍声嘶力竭的大吼,像是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孩。

“豪哥,别啊,继续打!十万中品灵石呐!”那投了灵石的人,焦急的大声喊道。

裘揍几乎连站起来都有些困难了,还怎么打?

“特么的,你们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打你们来打,我反正是打不了!”裘揍大吼。

众人都齐齐傻眼!

这就输了吗?

“我的灵石啊!”有人当场哭喊起来。

“真不打了?”刘官玉笑道。

看着刘官玉脸上的笑容,给裘揍的感觉却仿如魔鬼:“坚决不打!”

“就是说你输了,这十万灵石可以归我了?”刘官玉问道。

“你,你拿走吧!”裘揍倒也光棍,输了还认帐。

但他也知道,不认帐,恐怕也不行!

“紫灵儿,过来!”刘官玉叫道,笑眯眯的。

“这么快,就赢了?”紫灵儿此时仍自仿如梦中,连脚步都有些飘忽。

“刘官玉师弟,怎么了?”

“你发财了,你不知道吗?”

“我发财了?”

“唉,看你这梦游的样子!真是容易满足,就这么一点点灵石,就觉得不真实了!”刘官玉笑道点了点她的额头。

“来,现在,该是分灵石的时候了!”他笑道。

“呵。”她梦未醒。

裘揍带来的那堆人,眼睛都绿了,恨不能自己也上去分一点。

刚才那些有机会,但没有借灵石给刘官玉的人,捶胸顿足,呼天抢地,后悔莫及。

紫灵儿却只是拿了她那一万中品灵石,并没有多拿,神色间,连一丝挣扎都没有。

刘官玉看在眼里,心头暗赞一声,这位小师姐人品不错!

“紫灵儿,你帮了我,就应该得到回报!这是你应得的,别客气,来,一人一半!”

“刘官玉师弟,我不能拿,都没出力,怎么好意思要呢?”紫灵儿连忙推辞。

“我刚才把火凤凰抓起来,然后摔在地上的样子,帅不帅?”刘官玉突然问道。

“呃,帅!”紫灵儿点点头,脸红了一下。

“那你想不想修炼那种法门?”

“想!”紫灵儿立即答道,她确实非常羡慕那种爽到爆的打法。

“好,我可以教你!但有一个条件。”刘官玉笑道。

“呵,这一万灵石给你!”紫灵儿毫不犹豫的把手中的储物袋递过来。

“这可不行!”刘官玉摇摇头。

“我就这么多了,以后再给你吧。”紫灵儿恳求道。

“哎哟,你想歪了,我的条件是,你拿走五万灵石,我就教你!”刘官玉笑道。

“什么?我没有听错?”紫灵儿吃惊的瞪大了一双明眸。

“一点也没错!”

“这样,不好吧!”紫灵儿犹豫了,她是很想学那种法门,但万万没想到刘官玉的条件居然是这样!

这哪里是条件,这简直是买一送二!

沙逼在一旁听的真切,心中大呼:放开这种机会,让我来!

众人在一旁直听的火冒三丈。

就没见过刘官玉这样的,也没见过紫灵儿这样的!

一个死活要给,一个好歹不要!

最后,刘官玉十分干脆的拿出一枚储物戒,哗啦啦分了三万给紫灵儿,连储物戒一起送给了紫灵儿:“好,就这样!”

紫灵儿只得收下,却是眼眶一红。

刘官玉看的真切,心中一动,这小妮子有故事?

但也并没有多问,转身面对着那一群仍旧胆战心惊的人,说道:“赶紧离开,这里不欢迎你们!”

一群人立时扶起裘揍,狼狈不堪的朝外走去。

“宋死!”刘官玉突然叫道。

宋死的身形猛然一滞,两股打颤,抖抖索索的转过身,惊声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只是提醒你,记得来把门修好!”刘官玉说道。

宋死一听是这事,立时放下心来,大声道:“你放心,日落之前,我肯定想办法把门修好!”

“你可以滚了!”刘官玉哼了一声,道。

一行人便急匆匆的离开了月月红。

庭院内立时静下来。

感受到体内土灵力的增加,刘官玉开心一笑,这位裘揍师兄的修为还算不错,气海内的土灵气团,肉眼可见的增大了一小圈。

美中不足的是,这一点点增长,距离提升到十级,仍是杯水车薪。

“看得出来,你也是走炼体的路子?”刘官玉对紫灵儿说道。

“咦,刘官玉师弟,你怎么看出来了?”紫灵儿有些奇怪。

“我一看,就看出来了!”刘官玉笑道。

有着迷幻之眼,很多东西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

“刘官玉师弟真厉害!”紫灵儿眼中直冒小星星。

“你当初为什么没选择大荒炼体诀呢?”他问道。

“没人愿修炼这一门功法,我也不敢尝试。”

“我刚才那一招,用到了太极神拳和乾坤大挪移,我现在教给你,切记没有我的允许,绝不能私自传授他人!”刘官玉正色道。

“刘官玉师弟,你放心吧,你说的我记住了!”紫灵儿非常严肃的点点头。

两个时辰之后,紫灵儿已将这两种法门学了个大概。

“刘官玉师弟,真是太感谢你了!”紫灵儿真诚的说道。

“这是你自己获得的,倘若你不是这样帮我,岂会有这些机遇!一饮一啄,自有天定!”刘官玉感慨道。

二人说说笑笑,走出了月月红。

刘官玉展开身形,直奔峰顶而去。

没想到,孙兰香正在修炼。

“神仙姐姐明显比以前刻苦了!是因为我而改变吗?”他暗自思量,心中颇有些感动。

他便站在大殿外的一处巨石边,静静等候。

趁此闲暇,他便和不动明王继续学习九字真言和根本大杀印。

上次学了宝山印和独钴印,这次也学了两个,一个是火焰印,一个是羂索印。

火焰印有两种结印方式,一是以右手拇指压于中指、无名指之甲上,食指竖起抵于左掌上,以右食指压在中指根,即表示以佛大悲之风,发众生之智。

其二是依《底哩经》所言,以右拇指捻三指背,食指伸展指于左掌,右手五指伸展相离,如火焰状,可生焚毁众生之火。

而羂索印则是以右拇指加于无名指、中指及小指三指之甲上,右食指竖指置于左掌,以左掌之中指、无名指、上指握住,左手姆指相捻如环状。

此乃明王所持之索,威猛无方,神力加之,可缚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