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巫邦尼犹疑地打量着艾伦,她皱起了眉头,仔细地辨认着,她那微微凹陷的眼睛仿佛张大要整个儿看透他面前的这个人。

“你是艾伦哈里斯?!”惊恐和诧异同时浮上邦尼的心头,警觉过来的她微微退了两步,仿佛这样就能将面前的这个人看得更清楚,“你怎么看起来一点都没有老?!你的皮肤和头发…”

“谢谢你邦尼。”艾伦微微一笑,想要缓解对方的恐惧,他清楚,对方诧异惊惧的可不仅仅是自己不老的面庞,还有这身打扮、刚刚施展的魔法,只是他无意再向对方解释过多。

“艾伦哈里斯!”邦尼蓦地回头,发现自己一向稳重的校长快步走了过来,金黄色魔法长袍在她的身后簌簌抖动着。

赫尔加赫奇帕奇停在了他们面前,邦尼向对方施礼,松了一口气,赶紧离开了。

赫奇帕奇的目光注视艾伦片刻,这让本就心虚内疚的艾伦内心忐忑了起来也不由得有些唏嘘赫奇帕奇已经有些老了,不过越发胖了一些身材让她看上去脸上的皱纹没有那么明显,不过已经有些显得干枯的头发还是给她留下的岁月的痕迹。

而赫尔加一把拉住了艾伦,不由分说的往城堡里拖:“你被负能量侵蚀了,先跟我去检查一下,之后我们再说其他事情。”

被动被带着走的艾伦看着这样的赫奇帕奇并没有说话,他们的谈话也本就不适宜在大庭广众之下进行,不过他内心很是感动,她明明对自己颇有怨言,但看到自己的状态后,首先关注的还是自己的健康。

赫奇帕奇拉着艾伦到了校长室现在的校长室对比艾伦那个时代装修就显得过于简陋了,而赫奇帕奇显然还弄了个厨房放在办公桌后面的那个阁楼里,不少家养小精灵刚听到赫奇帕奇的吩咐后正在里面忙碌着。

刚走到办公桌,赫奇帕奇挥舞着魔杖就想给艾伦来一次身检查。

“我无碍的,赫尔加,只是最近跟罗伊纳研究魔法带来的一些副作用,对健康本身没有什么大碍的。”艾伦连忙制止道。

依旧不放心,审视了艾伦一番后,最终终于确定了艾伦只是显得褪色了一些,并没有真影响到身体的机能,赫尔加赫奇帕奇松了一口气,她热情地给了艾伦一个拥抱把男巫熏的有些难受,然后对他努力挤出一个微笑:“你看来把邦尼吓得不清这些力量或多或少会对你的性格和情绪产生影响,你以后应该谨慎一些,不要沉迷其中让力量反过来控制了你别只听那个没良心渡鸦的安排。”

懒懒天真俏丽

见对方提起自己的爱人,艾伦有些尴尬,“你知道的,罗伊纳想要把她的研究成果给你看看…她虽然没说,但你知道的,她一直把你当成最在乎的朋友,而冥界的情况…我和她都不希望你就这样什么都不做…”

“成果研究得再多有什么用?!海莲娜已经在她最好的年华变成了幽灵,还敢假死逃避责任,永远像个长不大的孩子,那么任性!如果不是我给她送吃的,我看她能研究魔法忘记其他活活把自己饿死在里面!”不提拉文克劳还好,一提赫奇帕奇就显得有些炸了,一如当年艾伦在厨房中看到过的那样,“还有你,明知道自己能留下的时间不多,不能在那只渡鸦身边陪伴,居然就这么和她生了海莲娜,她没责任你也没么?我本来以为你是个成熟的男孩…可怜海莲娜那孩子到死没有见过她父亲,多可怜!而且你现在还不能见她!”

说着,赫奇帕奇的眼眶红了起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的表情甚至在面对艾伦时候有些愧疚,“我不怪你,亲爱的。”赫奇帕奇反过来开始安慰艾伦,“知道自己的女儿成了这个样子,想必你心里也不好受。毕竟有时间转换器在那里,你也不能控制你离开的时间都怪那只渡鸦!”

赫奇帕奇指挥着让葡萄酒和炸牛球飞到了桌子上,酒瓶自动给艾伦倒上了一杯酒艾伦赶紧拿起酒杯和赫奇帕奇举着的那只后来被伏地魔做成魂器的金杯碰了一下,然后抿了一口借故无视了那些出自家养小精灵们之手刚出锅的炸双头牛球,显然赫奇帕奇误会获得过吃炸牛球比赛的艾伦是爱吃这些东西的….

稍微又闲谈一会,艾伦的手轻轻转动了下酒杯,他的内心满是愧疚,赫奇帕奇没有责怪自己反倒让他更难受起来,他意识到对方显然误会了自己以为自己并不知情,并且拉文克劳显然也没和她多做解释看样子似乎把责任自己承担了下来。

“艾伦,刚才我提起海莲娜时看样子你是知道她存在的了,但不知道你知不知道那只渡鸦具体对你们的女儿做了什么?”赫奇帕奇怜悯地看着艾伦,她将海莲娜的遭遇讲述给了艾伦,“这也是我特别生罗伊纳气的原因,我理解她对死神的担忧,但她居然故意设计杀死了自己的女儿,这么多年的那种培养方式居然是为了让她自愿成为了幽灵…这太残酷了,就算这是她爱的方式,但罗伊纳也不该在海莲娜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替还没出生的她做出这个选择…起码应该告诉那个可怜的女孩让她自己选择…抽泣…可怜的海莲娜到现在还以为她气死了自己的母亲守在休息室她的雕像那里…”

艾伦觉得自己的脸烧了起来,听着赫奇帕奇的陈述和对拉文克劳的指责,他觉得不能让拉文克劳一个人承担这些指责和罪名,再者对于赫奇帕奇这样忠贞真为他们着想的朋友,隐瞒她会让自己更加觉得愧疚艾伦毕竟心中还是有一定底线,起码对真朋友,艾伦认为自己有必要向赫奇帕奇坦诚。

艾伦努力让自己做了几下深呼吸,然后等抽泣的赫奇帕奇平静了一些后让自己鼓起勇气争取尽量让自己一口气说完:“赫尔加…抱歉,罗伊纳对海莲娜的安排,我是知道的…你知道我是从未来过来的,在我的那个年代,这些事情其实都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我知道海莲娜的遭遇,并且认同了罗伊纳的做法我们这是在确保未来没有发生改变…”

半晌,回过神来的赫奇帕奇瞪着艾伦吼道,“你们真是一对混蛋父母!”